笔趣阁_新笔趣阁_龙腾小说 > > 西南崛起 > 《西南崛起》正文 第一百八十九章 你们的规矩不行

《西南崛起》正文 第一百八十九章 你们的规矩不行

    段正坤轻轻拉了下哥哥段正恒的衣袖,轻声问道:“哥哥,太子哥哥此言当真?先生们教授的,都是错的?”

    段正恒并不像专程做过功课的段誉一样了解这些典故,但他觉得,这样的时候,自己的大哥,绝不会打诳语。

    只是,看着周围的人,他也不敢回答弟弟的问题,他也不敢自绝于读书人。

    哥哥说这些,倒是挺好,他笑着拍着弟弟的肩膀,“听着就好。”

    后殿里,要么震惊要么窃喜,侧殿里则完全不一样,千金们此时对段誉都有些意见,说“士农工商”里的“士”,本意指的是军士,那其实无所谓,反正现在是读书人,准确的说,是读书有成的人,士大夫、士族占据这个位置,武人无论如何翻不了盘。

    但你竟然说,“士农工商”居然没有先后尊卑,乃是并举,这怎么行?难道家里的父兄,亲近的那些叔伯,他们这样的士大夫,竟然和农民,乃至工商之人身份地位一样,而我们,也等同于农民之女,商人之女?

    这怎么行?

    段玉馨此时有些急,“董小姐,太子这么说……”

    她也是马上相信段誉不会说谎话,可是怎么好公开说这些话?作为太子,不管现在还是将来,他都需要读书人的支持。

    董佳笑了笑,“无妨,无妨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读书人,得罪也就得罪了,按他们的规划,像苏民光这样还死守着老一套的读书人,将来迟早会得罪。

    他们从一开始,就没指望着这些顽固不化的人能成为自己的助力,不然,为什么要想把法把这些纨绔,把这些千金小姐给搜罗过来,为什么要想着办更多的学校?不正是为了培养合用的人才?

    再说,他们对这些看起来正直,相当大义凛然的读书人的节操,也有相当的了解,只要是许给他们心仪一个位子,怕是马上会反过来为他们摇旗呐喊。

    所以有什么好担心的?

    段玉馨见状,叹了口气,这下好,弟弟是个心大的,他中意的这姑娘,和他一样心大。

    你们这是要把读书人往死里得罪啊你们还表现得这么无所谓?

    外面,她的弟弟在继续奚落,“为什么你们说这不是并举,而是以你们这个‘士’为尊,是因为你们全力教化天下,是因为正是在你们的管束和监督下,农、工商,才能顺利有序的发展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你们这些读书人,天下就不能太平,天下不能太平,农自然也不能稳,工商便会凋零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们的发展,主要的功劳在你们,因此你们自然居首,对吧!”

    虽然段誉所说的,正是他们平素所说所想的,但段誉话中那浓浓的讥讽,让苏民光此时也不好顺口答应。

    他有些不明白,怎么就辩到了这一步?

    我只是和你讲规矩而已,你却要刨我名教的祖坟?

    太子你这,是想和满天下的读书人为敌?

    但他此时最担心的,还不是这个,他担心的是,今天的这场谈话,一定不能扩散出去,比如,一定不能让皇庄里的那些士卒和匠户们知道。

    这些原委,只有他们这样学贯五车之士才了解,并且全都心照不宣的进一步掩饰,不留下任何一点翻案的机会,所以关于这些事,一点口风都不能透出去。

    段誉见他不说话,以为他是觉得羞愧,便自顾自的说了下去,“可见,你们所谓的规矩,不过是你们自己炮制的,对你们最有利的规矩,来路不正的规矩,”

    苏民光有些想要说话的样子,段誉却不想听他说话,那些强词夺理的话,听起来真没什么意思,他懒得听。

    “退一万步说,就说你们守的这规矩,原是你们篡改后的意思,那我想问问你,苏大人,现在的人,还拿着一千多年前的古人的话当作圭臬,一千多年啊,沧海桑田,不知道了换了多少次人间,千千万万的出生了又老去,但这千千万万的人里,就是没有一个半个的,能在学术上超越一千多年前的古人,”

    “你说,这是值得骄傲啊,还是应该感到悲哀?”

    “你别说了,”他挥手制止想开口的苏民光,“我知道你想说什么,不敬先贤是吧,那我再问你,一个老师,他是希望自己的学生,比自己更有成就,还是希望自己的学生,都不如自己?”

    “若是一个老师,他教出来的所有学生,都不如他自己,你说他是成功呢,还是失败?”

    “再打个比方吧,一千多年前,先贤们住着四面透风的茅草屋,穿着麻衣,用陶碗吃着没有半点油星的粟米饭,一千多年后,一个人还住着四面透风的茅草屋,用陶碗吃着没有半点油星的粟米饭,他还为此非常的骄傲,还希望所有人都应该如此,说那才是正道,你觉得,应该怎么评价这样的人?”

    苏民光的一张黑脸都有些发红,他清楚的听到了笑声。

    他不止听到了后殿里传来的笑声,他还听到偏殿里传来了女子们毫不掩饰的带着嘲讽的笑声。

    原来她们也在。

    居然被一群长在深闺里的丫头笑话,那笑话里,还明明白白的传出“这人怕不是有病”的意味,这是苏民光从来没有受到过的羞辱。

    他的呼吸又急促起来。

    段誉才不管呢,“这我们也不说,就说说你们一直鼓吹的这些规矩,它们究竟有什么用,这么多年下来,依靠着这些规矩,你们可曾有哪怕一次,哪怕是短短的一段时间里,恢复了你们一直心心念念的三代之治?”

    苏民光扬起黑红的脸道:“路漫漫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……”

    段誉毫不客气的道:“所谓的求索,就把越来越多先贤的话,篡改成对你们有利的规矩?”

    “所谓的求索,就是只要有一个能夸得出口的盛世,就全是你们的教化之功,所有的乱世,不是工商之祸,就是武夫之祸,亦或是女人之祸?”

    “所谓的求索,就是放任兴亡百姓皆苦,还一次次的被动乃至主动的去推动这样一次次重复的进程?”

    这样的诛心之语,让苏民光此时也没有一点段延贵去请他时,所夸奖的那些气度,“千年以降,我等圣人门徒,仰不愧于天,俯不怍于人……”

    段誉呵呵一声,摇头起身负手看天,“孟圣说得对,他说的对的,不止是仰不愧于天,俯不怍于人此为君子一乐,”

    “他说得对的,也不是贤者以其昭昭使人昭昭,而是‘今以其昏昏使人昭昭’,”

    “那些规矩,你们自己都没真正弄明白,却想着要让别人明白,还要让别人相信,守那些规矩才最好,”

    “所以苏大人,你明白为什么我这处庄子里,有太多的事,不合你的规矩吗?”段誉看着他,也看着这方天地朗声道:“那是因为,你们的规矩,不行!”

    “这一千多年来的兴亡更替,说明你们的规矩,完全不行啊,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,”他指了指自己,又指了指后殿和侧殿,“我们,不得不想找出一条新的路来!”

    “好!”后殿里传来了喝彩声,段誉这话,激起了纨绔们原本深埋在心里,到皇庄后,在段誉的引导下,稍微有了那么一点萌芽的豪情。

    而比他们还要年幼的段誉,把苏民光这样的名宿说得哑口无言,同样让他们兴奋激动。

    这些纨绔,最喜欢看的,就是这样驳倒权威的场景。

    包括在现有的体制内求生、求出头的何维世等,看到清流领袖,象征着权威的苏民光苏老大人,在段誉的追问下,只能强词夺理,但就算强词夺理,也还是说不过,心里也油然而生出快意来。

    “呀!”侧殿里,千金小姐们的惊叫声,也不绝于耳,她们并不是太在乎段誉和苏民光这场论战的内容,她们更关心段誉是不是能胜出。

    院子里那明朗的局势,让她们都觉得,太子,真的是好有才好有才,真的是好帅气好帅气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