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_新笔趣阁_龙腾小说 > > 帝霸 > 《帝霸》正文 第3951章一刀惊万古

《帝霸》正文 第3951章一刀惊万古

    刀,长刀,长刀狭长,它没有惊天之威,也没有杀戮之气,一把长刀,通体淡灰,它散发出了淡淡的光泽。

    通体淡灰的长刀,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,如果你以天眼而观的话,这把淡灰长刀,似乎它是浑然一体,没有任何打磨。

    如果说,大家初次见这把长刀,那还说得过去,但在此之前,大家都亲眼看到,这把仙兵本就残缺不全,被李七夜铸炼补全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却看不出任何的痕迹,也看不出任何的缺口,整把长刀就是这么的浑然天成,似乎这样的长刀乃是禀天地而生,并非是后天所铸造打磨出来的。

    如此一把长刀,如此的奇妙,这让在此之前看过它的人,都觉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眼前长刀,没有了刚才仙兵的影子,似乎,它已经完全是另外一把兵器,禀天地而生,承天劫而动,这就是一把全新的仙兵,一把独一无二的仙兵。

    长刀淡灰,如果以天眼观之,还是能看到细小无比的道纹,这一条条细小无比的道纹就好像是一条条的大道浓缩而成,在这样的情况之下,似乎是由千万条无上大道被锤炼成了一把长刀。

    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,试问一下,举世之间,又有谁能在这世界以千万条无上大道锤炼成一把无上的长刀呢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李七夜手握长刀,很随意地摆动了一下长刀,十分的自然,但,就是他很随意地握着长刀的时候,没有任何凌天的姿态之时,长刀与他浑然一体,一看之下,任何人都会觉得这是人刀合一,在这一刻,刀即是李七夜,李七夜即是刀。

    那怕他是随意地摆动了一下长刀而已,但,这样随意的一个动作,那便已经是分天地,判清浊,在这刹那之间,李七夜不需要散发出什么滔天无敌的气息,那怕他再随意,那怕他再普通,那怕他全身再没有惊人气息,他也是那位主宰一切的存在。

    这把长刀散发出来的淡淡光泽,笼罩着李七夜,在这样的光泽笼罩之下,任天雷地火如何的轰炸,那都伤不了李七夜丝毫,那怕天劫中的劫电天雷疯狂地舞动,都伤不到李七夜。

    在这刹那之间,李七夜仅是看了天劫一眼,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,手中的长刀随手挥斩而出。

    一刀斩出,一切皆断,仅仅就是这么四个字“一切皆断”,什么天劫,什么地火,什么无上神威,在这一刀斩出之时,都被斩断,一干二净,这就好像是最锋利的刀刃切过豆腐一样,没有丝毫的迟滞。

    再强大的天劫,再恐怖的力量,在长刀一斩而下之时,那都只不过是豆腐般的软嫩而已,一切皆断!

    一刀斩落,天地清明,刚才惊天动地、恐怖绝伦的天劫在这刹那之间被斩断,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跳,天空明朗,微风徐徐,一切都是那么美好。

    在这一刀之后,哪里有什么天劫,哪里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力量,哪里有毁天灭地的景象,一切都不复存在,一切的可怕,都随着这一刀斩出之后,随之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大家看着这样的一幕之时,好不容易回过神来的他们,都瞬间被震撼了,如此可怕、如此恐怖的天劫,多少人为之颤抖,但是,随着一刀斩出之后,这一切都已经不复存在了,一切都被斩断了,一切皆断,这是多么震撼人心的事情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大家都不由嘴巴张得大大的,呆呆地看着这一幕。

    “饮一刀吧。”在所有人都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,李七夜随手一刀挥出。

    这一刀挥出,好像连时间都被斩断了一样,所有人都感觉在这刹那之间,一切都停滞了一下。

    但,当时间又流逝的时候,一颗颗头颅滚落在了地上,一具具尸体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边渡世家、金杵王朝、李家、张家……等等拥护金杵王朝的各大教疆国的千万弟子都被一刀斩杀。

    一刀斩杀之后,铁营、边渡世家的千万强者老祖全部都是头颅滚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当这一颗颗头颅滚落在地上的时候,那是一双双眼睛睁得大大的,他们想尖叫都叫不出声音来。

    当这一刀斩落之时,千万叛军没有任何痛苦,就算是自己头颅滚落在地上,看到自己的尸体倒下了,他们都感受不到丝毫的痛苦。

    但是,当他们看到自己的尸体之时,他们就恐惧无比了,因为他们看到了自己的死亡,他们想尖叫,但,一点声音都没有,滚落在地上的一颗颗头颅,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就这样死亡了。

    一刀斩落,千万人头落地,金杵王朝、边渡世家元气大伤,不知道有多少拥护金杵王朝的大教宗门从此衰落。

    就算是金杵王朝、边渡世家也不例外,一刀被斩杀百万精锐,两大传承,可谓是名存实亡。

    一刀斩千万,鲜血染红了长刀,在这刹那之间,听到“滋”的一声响起,让人觉得长刀好像是舌头一卷,鲜血瞬间被舔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千万修士强者的真血,那还不够饮一刀而已,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。

    在这刹那之间,所有人都想到一个字——祭刀!当无上仙兵被炼成的时候,金杵王朝、边渡世家的千万强者老祖,那只不过是被拿来祭刀罢了。

    一刀斩落之后,长刀饮尽千万真血,就如李七夜刚才所说的那样“饮一刀吧”,一个“饮”字,把这一切都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了。

    长刀饮血,一刀千万,这还有什么比这更恐怖的事情呢。

    金杵王朝的铁营、武殿、祖庙那是多么强大的实力,这渡世家的百万弟子、近万强者老祖、李家、张家所有强者都倾巢而出。

    然而,在此时此刻,那只不过是一刀而已,这么强大的兵力,若是在以前,那绝对是可以横扫天下,但,在李七夜手中,一刀都未能挡住。

    一刀斩下,千万大军人头落地,长刀饱饮真血。

    这一幕,让所有人毛骨悚然,通体彻寒,不由吓得哆嗦,能活下来的人,都会被吓得直尿裤子。

    “走——”在这个时候,那怕强大如金杵大圣、黑潮圣使、李天王、张天师这样强大无匹的存在,那都一样是被吓破胆了。

    他们看到李七夜还活着的时候,那都一下子脸色煞白了,甚至口中喃喃地说道:“这,这,这怎么可能——”

    毕竟,在刚才十成道君之兵的一击之下,又有恐怖无匹的天劫轰下,再强大的人那都是灰飞烟灭,根本就是不可能逃过这一劫。

    但是,李七夜却完好如初,丝毫不损,那简直就是一下子把他们都吓坏了。

    当李七夜一刀斩杀千万之时,那怕强大如金杵大圣、黑潮圣祖,那都是一下子被吓破了胆子,在这刹那之间,他们也都知道大势已去,这一战,他们全盘皆输,而且输得特别的惨。

    所以,回过神来之后,金杵大圣、黑潮圣使、李天王、张天师他们大叫一声,转身就逃。

    而且,他们往不同的方向逃去,使尽了自己吃奶的力气,以自己平生最快的速度往遥远的地方逃遁而去。

    “既然来了,那就把头颅留下罢。”李七夜笑了一下,手中的长刀一挥斩下。

    “开——”面对李七夜随手挥斩而下的一刀,金杵大圣、黑潮圣使他们都骇然,狂吼一声,他们都同时祭出了自己最强大的兵器。

    金杵大圣的金杵宝鼎、黑潮圣使的无上胄甲、李天王的宝塔、张天师的拂尘都在这刹那之间轰了出来,焕发出了最为璀璨的光芒,以最强大的姿态轰向斩来的一刀。

    但是,那怕他们的兵器再强大,在李七夜长刀之下,那就显得太弱了。

    这随手一刀斩落,黑潮圣使的无上胄甲、李天王的宝塔、张天师的拂尘都被一刀斩断,在“铛”的一声响起之时,就算是金杵宝鼎这样的道君之兵也没能挡住这一刀,被一刀斩缺。

    “不——”面对一刀临身,金杵大圣、黑潮圣使他们都骇然尖叫一声,但,在这刹那之间,他们已经无能为力了,面对斩来一刀之时,他们唯能受死。

    头颅高高地飞起,最后是“啪”的一声响起,尸体摔落在地上,不论是金杵大圣还是黑潮圣师,他们都一双双眼睛睁得大大的,无法相信这一切。

    他们何等的强大,但,一刀都没有挡住,这是他们从来没有经历的,他们一生之中,遇过强敌无数,但是,从来没有谁能一刀斩杀他们。

    现在,李七夜一刀斩落,他们就是那么的不堪一击,在这一刀之下他们一切的反抗都是徒劳,根本就不值得一提。

    一刀斩落,没有任何的撕杀,就这样,平平静静,十分随意,一刀就是斩杀了金杵大圣他们四位最强大的老祖。

    若是平时,任何人都觉得不可想象,一刀能斩杀金杵大圣他们的人,只怕世间还未曾有过罢,但是,今日却是真实地发生在了所有人面前。

    一刀斩下之后,金杵大圣他们只不过是砧板上的鱼肉而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