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_新笔趣阁_龙腾小说 > > 盛总,你老婆又闹离婚了 > 《盛总,你老婆又闹离婚了》正文 第965章 舅舅,你哭过吗?

《盛总,你老婆又闹离婚了》正文 第965章 舅舅,你哭过吗?

    有人这样护着他,苏嘉文还怕什么呢?

    苏嘉文知道盛南凌不喜欢这种哥们式的亲近,很快就松开了手,激动的说道:“我现在就去!”

    盛南凌叫住苏嘉文。

    苏嘉文猛地回头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盛南凌指了指苏嘉文脸上的:“男人可以哭,但是不要让别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苏嘉文有些怔,立马反应过来,把眼泪擦干净之后,他忽然看着盛南凌,问道:“舅舅,你哭过吗?”

    盛南凌沉默了一下,然后点头:“哭过。”

    苏嘉文没有追问是什么,直接说:“舅舅,你的话我都会记得的,你放心吧,我苏嘉文不会给我们盛家人丢脸!”

    盛南凌嘴角勾起了浅浅的弧度:“好,我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苏嘉文就是苏嘉文,充满了活力,受到打击鼓励一下就恢复了斗志满满的样子,真的很好。

    不过就是刚刚抱得太狠,他手臂还有伤。

    苏嘉文冲出去后,二话不说抱了范雅逸一下,吓了范雅逸一大跳。

    然后又是苏若汐。

    苏嘉文双手捧着苏若汐的脸颊,对着她眨了一下眼睛:“妹妹,哥哥要去放火了,封曲诺你替我守着,哥哥我很快就会回来。”

    可能是猜到苏若汐要说些什么,苏嘉文已经提前说话了:“不要担心我,我肯定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苏嘉文捧着苏若汐的脸,恶作剧一样捏了一下,看着自个儿漂亮的妹妹变形的样子,乐了起来。

    苏嘉文在苏若汐不满的眼神下,立着身,耍帅地敬了一个吊儿郎当的礼,然后突然袭击贺临,拍了一下他的肩膀,一溜烟的就跑了。

    贺临:“……”盛南凌默默的给将绮发了消息,让她偷偷的跟着。

    将绮在暗处一晃跟上了苏少爷。

    范雅逸惊讶的说道:“嘉文哥这是满血复合了呀!就短短几分钟,他到底经历了什么?”

    苏若汐朝前指了指盛南凌:“估计是受到长辈的鼓舞了。”

    范雅逸一看盛南凌,立马规矩了起来。

    然后就特别羡慕苏嘉文,脆弱的时候有盛南凌这样的大佬安慰鼓舞,真的太棒了吧!说实话,盛南凌也没有表现出来太大的攻击力,但是浑身上下透露出来的气场就是告诉你,你不敢去招惹他,就得规规矩矩的站着,对方说什么你就得回答,气场这个东西感觉就像是玄学。

    范雅逸弱弱的打了一声招呼。

    盛南凌对着范雅逸点了点头,走到苏若汐身旁然后坐下:“我陪你。”

    苏若汐甜甜一笑:“是不是没人敢拒绝大总裁呀?”

    范雅逸一旁说道:“是啊!”

    贺临轻笑,指了指手术室的灯:“你们都等着好消息,我出去买一些吃的送来。”

    范雅逸连忙道:“贺临先生,我跟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笑话,人家夫妻二人就算是等手术室灯灭,那也是二人世界,他一个人站在这里当电灯泡,那不得把自己给电死了。

    两人往外走,贺临笑着说:“你这满满的求生欲啊。”

    范雅逸客气的说:“还好还好。”

    …苏嘉文找了沈迟要了坐标,他戴上头盔,两腿跨在机车身上,然后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有些人必须得为自己做的事情付出代价。

    欺负了他苏嘉文的人,这他妈的,别想好过!肇事车可能真觉得撞了一个人不是什么大事儿,就没有走远,而是停在了帝京的某一个角落。

    估计这就是妍洛音的意思吧。

    苏若汐她不敢动,但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封曲诺,一个无权无势的平民,她还是可以动的。

    肯定也想到会激怒苏若汐苏嘉文,但是生气了就生气了,难不成苏若汐还敢把自己给撞死吗?

    不敢!他们承受不起这样的后果!所以啊,只能忍气吞声,骂几句打几拳,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。

    而封曲诺,谁还会管他是死是活?

    是伤还是残呢?

    只不过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罢了。

    只要苏若汐过得不顺心了,妍洛音的目的就达到了。

    封曲诺,真没人关心他!可是苏嘉文苏若汐这些人,不是那种没有感情的机器,恰恰相反,有情有义在他们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你不是要伤我的人吗?

    好啊,有胆子就等着,看看最后到底是谁玩死谁!苏嘉文成功的拦截到肇事车。

    苏嘉文左右看了看,这里是一个偏僻的街道,没有人,特别适合打架。

    苏嘉文加速超过车之后,他来了一个大大的漂移,将机车对准了肇事车。

    开车的人识别了苏嘉文的身份,不敢真的撞上去。

    你看,欺软怕硬罢了。

    苏嘉文逼停车,将头盔取下,苏嘉文身上做出来任何事,都弥漫着一股帅酷的味道,拽拽的,痞痞的。

    “下来。”

    苏嘉文脸上没有一点笑容,之前在医院离开的笑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司机的手捏着方向盘,手指有些无措的张开又合上,手心都在冒汗。

    打可以,但对方是苏嘉文,要真的把他打残了,事情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苏嘉文似乎看出了他的顾虑,冷笑了一声:“不要有后顾之忧,你,我,谁把对方送进医院都是本事,事后双方不追究!”

    见对方没动,苏嘉文语气猛地一沉:“敢!还是不敢!”

    苏嘉文都这样说话了,今天这一架是非打不可。

    司机打开车门下车,苏嘉文身形一晃,一个后踢腿迎面而来。

    司机就是妍家的保镖,也是训练有素的护卫,格斗是必修课,打架方面是在行的。

    所以很有信心,可以打败这种娇生惯养的贵族少爷。

    但是他失策了,苏嘉文一个后旋踢就把他给晃倒,再然后,右脚脚踝袭来一股钻心的疼痛。

    他像虾子一样猛地弓起了身,痛苦的呜咽着!他没有想到一个合格的家族保镖,居然被一个少爷一招给秒了!他不敢相信!苏嘉文又一脚狠狠地踢在他的脚踝,同一个位置,不差分毫。

    接着他的声音冰冷到极点:“开车撞我朋友,想过现在吗?”

    苏嘉文再次抬脚踢去,他的声音特别低且冷酷:“别说你是听令做事,我告诉你,惹了我的人,就别想好过!”

    再一次,苏嘉文又一脚踢。

    如果苏若汐此时看到苏嘉文的模样,一定会非常非常的惊讶了。

    甚至会有些害怕。

    因为此刻的苏嘉文,根本就不是平时看到的,那个带着吊儿郎当,浑身上下透着一股邪气的,恣意无比的苏嘉文。

    冷酷又狠!浑身笼罩着一层冰!还有一股如刺一般的戾气!苏嘉文把他的脚踝踢出血,才收手,满脸冷漠翻出他的手机,替他打了救护电话。

    居高临下地站在司机面前,眼底结了一层冰,接着,苏嘉文牵出嘴角,露出一抹冰冷的笑。

    把手机扔在司机贴地的脸面前。

    最后转身离开!苏嘉文知道自己这样做,为了发泄心中的愤怒,也是为封曲诺讨回一点什么。

    但是这远远不够!这一点血不过是出现在一个保镖身上,对妍洛音不痛不痒。

    就如平静的湖面溅起一点涟漪,立马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而苏嘉文想要做的,就是波涛汹涌。

    舅舅告诉他,捅破天了他都能顶着,那他妈的还需要担心些什么呢?

    妍洛音,你欺负我妹妹,把我妹妹当作眼中钉肉中刺,绑架迫害,泼脏水破坏名声,踩高捧低,现在肆意谋害人,这些帐他都一笔一笔地记得!是时候该他盛家人对付妍家人,怎么做,直接抄作业!所以不着急!慢!慢!来!苏嘉文开着机车的时候,苏若汐的消息来可,将车停在路边,接电话。

    “怎么啦?”

    苏嘉文对苏若汐永远都是温柔的。

    苏若汐说:“哥,封曲诺手术结束了,一切顺利,度过今晚的危险期了就好,什么后遗症需要继续观察。”

    人没死,苏嘉文松了一口气,“好,等着我,我马上来医院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