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_新笔趣阁_龙腾小说 > > 丹皇武帝 > 《丹皇武帝》正文 第495章 情难自抑

《丹皇武帝》正文 第495章 情难自抑

    姜毅紧接着冲进战场,全身沸腾着圣炎,迎面轰杀正在惨叫的索蓝颜,接着扑向了徐生。

    “完了……全完了……”徐生绝望闭眼,不再挣扎。

    姜毅轮着残刀,擦身而过,直接斩首。

    至于拓跋弘等人,失去徐生的藤蔓守护,很快就被圣炎烧成灰烬。

    姬凌萱他们正准备出手,结果……全死了!“你倒是给我们留几个啊!”

    韩傲正憋着股劲儿准备发泄。

    “姜毅,你怎么逃出来的!”

    萧凤梧激动大笑。

    姬凌萱都围过来:“到底怎么回事,那只孔雀不是吃了你吗?

    别告诉我你是剖开它肚子爬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跟……”姜毅散开圣炎,正要解释,夜安然突然从前面扑过来,紧紧地抱住了他。

    姜毅表情一僵,下意识要推开。

    夜安然越抱越紧,呜呜抽泣,泪如雨下。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都露出暧昧的笑容。

    姜毅轻拍夜安然。

    “别哭了,我这不是活着好好地吗。”

    夜安然死死抱住,泪流不止。

    好像害怕这是她临死前出现的幻觉,害怕姜毅突然在她面前消失。

    姜毅表情苦涩,手都不知道往哪放了。

    “要不,咱们先避会儿?”

    韩傲轻咳几声。

    “避什么避,人家光明正大的抱,咱们就能光明正大的看。”

    萧凤梧跟韩傲挤挤眼,嘿嘿笑了。

    “趁着大伙儿刚死里逃生,情绪都很激动,你快扑过去亲亲林楠师姐。

    她要是不拒绝,你俩的事儿就成了,她要是拒绝,管她呢,反正你都亲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正经点吗?”

    “你丫再正经下去,林楠师姐都要跟别人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“丫看不起你,在别人面前嚣张的跟天老大地老二你老三一样,在林楠师姐面前,你能不能挺起来我都表示怀疑。

    这要是哪天真落你手里,岂不要守活寡。”

    “我都能听见了!”

    林楠气恼,这俩人说悄悄话从来都是扯着嗓子喊的吗?

    “林楠师姐,这丫不行。”

    萧凤梧翘着指头指向韩傲。

    “谁说我不行!”

    “你行,你上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再拿我寻开心,我可真揍你了!”

    韩傲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“瞧你这吹鼻子瞪眼的样儿,吓唬谁呢!你要是哪天在林楠师姐面前这么刚,林楠师姐说不定眼前一亮,就宽衣解带……咳咳……”萧凤梧注意到林楠杀人的眼神,赶紧轻咳两声闭上嘴。

    姬凌萱、沧寒月无奈摇头,极品啊极品,姜毅是从哪个挖出来的这么个宝贝疙瘩。

    “我们还是避避吧。”

    林楠招呼他们都离开,给姜毅安然点空间。

    在这时候,一道清冽的啼啸撕裂长空,穿金裂石般,尖锐刺耳,声传百里山林。

    猛兽蛰伏,禽鸟惊惧,躁动的密林迅速陷入安静。

    一只孔雀从远处云端的出现,像是一轮骄阳,照透天地。

    “五彩孔雀?”

    萧凤梧他们微微变色,追过来了吗?

    姜毅赶紧推开夜安然,跟众人解释:“我是偷跑出来的,还得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回去?

    都跑了再回去,它不会真吞了你吧?”

    萧凤梧他们凝望远方,绚丽强光像是漫天星河洒落,华丽神秘,却弥漫着惊人的威压。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我,我能应付。

    你们继续寻找机缘,不用再管我。”

    姜毅看向远处的夕颜,虽然很狼狈,但呼吸还算均匀,应该没什么大碍,高悬的心这才落下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等你回来。”

    夜安然拉住姜毅的手,泪眼朦胧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之前的矜持、之前的清傲,都被残酷的变故冲淡。

    她再难抑制内心的情感。

    姜毅碰到夜安然朦胧的目光,心里一软,稍微迟疑,伸手拥抱了她,趴在耳边轻语。

    “我会回来。”

    夜安然娇躯轻颤,苍白许久的脸颊泛起浅浅的红晕,想要微笑,朦胧的眼眶里却再次沁出泪水。

    “把夕颜照顾好,珍惜永恒圣山的机会,都不用再管我了。

    离开之前,我一定会跟你们汇合。”

    姜毅保证后冲天而起,迎向了远处的孔雀。

    “你抓普通灵禽,需要跑这么远?”

    五彩孔雀横空,光芒如雨,恐怖的凶威直透灵魂,令人惶恐难安。

    “解决点私事,跟朋友们告别。”

    姜毅迎上五彩孔雀那双可怕的目光,强作笑容。

    “结束了?”

    “他们安全了,我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灵禽抓的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抓了十多只。”

    “跟我回去。”

    五彩孔雀扬起五色光华,带着姜毅冲破高空云层,消失在天际。

    姬凌萱他们望着远处的光芒,神情复杂。

    说不担心那是假的,那毕竟是五彩孔雀啊,隔着几十里都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凶威,可想而知多么强大。

    如果姜毅真死在这里,这场永恒圣山的历练就毫无意义了。

    “先把夕颜救醒。”

    林楠压力最大,这里面除了自己,谁都不能死,否则她没法跟圣主交代。

    孔雀树冠!“你实力这么强,为什么留在永恒圣山?

    是不愿意出去,还是出不去?”

    姜毅把抓来的灵禽分成堆,随便问着孔雀。

    “这里与世无争,还保留着上古至今最原始的历史记忆,珍贵资源应有尽有。

    我为什么要出去?”

    “外面的世界多精彩啊,更多地妖族,更多地风景。

    在这里活一辈子,不憋屈吗?”

    “外面世界对我们来说太残酷,不成王,则为奴。

    即便称王,还有王上王。

    你拼尽所有,变得更强,结果发现天外有天,还有更强。

    在这里生活,还算有个尽头,到了外面的世界里,要么向命运妥协,要么就是死在走向尽头的路上。”

    孔雀淡漠平静的一句话,竟然让姜毅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“这段时间你就专心留在这里炼丹,别着急出去寻找机缘。

    在永恒之灵盛开期间,永恒圣山会变得很不稳定,这种不稳定也会影响到很多强大的妖兽。”

    “等我的孩子成长到灵元境巅峰,你们结伴出去历练。”

    “有我守着,只要发现的机缘,都会属于你们。”

    孔雀提醒姜毅,也带着几分警告。

    灵元巅峰?

    姜毅欲哭无泪,这小崽子应该还不满周岁吧。

    要成长到灵元境巅峰,岂不是还要三五年?

    你要是这么折腾,那可别怪我耍狠招了!姜毅心里开始盘算起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来自圣地皇朝的精英弟子们正热情高涨的探索着永恒圣山。

    有人发现了珍贵的药材,跟药材守护兽发生激战。

    有人发现了罕见的灵兽,在密林里激动地追捕。

    有人发现了隐藏的秘境,引起了混乱。

    总之,这个完全封印的原始世界对于他们来说遍地都是机缘,虽然不断遭遇意外,频繁出现死亡,但没有对他们的激情产生任何影响。

    甚至有人在进来短短五天后,便在机缘之下突破境界壁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