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_新笔趣阁_龙腾小说 > > 深漂的光芒人生 > 《深漂的光芒人生》正文 第二百九十九章:卖艺的汉子

《深漂的光芒人生》正文 第二百九十九章:卖艺的汉子

    从酒店出来,王十一自由了!

    人的想法都是一样的,喜欢不被打扰,喜欢被人尊敬,喜欢过一种衣食无忧的生活!

    商场如战场,王十一要想找点自由,只能忙里偷闲!

    有时候,下面的人一点琐细的事都要他做决定拿主意,他就想发火:“每一件事情都要我点头,我花钱请你们这些职业经理人干什么?”

    那根本不是请示,那简直就是赤裸裸的骚扰好吧!

    他也找过顾问王精益,王精益开出的药方是公司管理职责分工不清!

    说得好听一点是分工不清,说得不好听,那叫管理混乱。

    他就召集公司的部门经理,跟大家讨论了审批权限的问题,界定了什么情况下,要请示自己,什么情况,部门经理拍板就可以了,为了标准化,他又特地让钱无忧写到了体系程序文件里,并安排人事部给大家做了系统性的培训。

    可是这一切努力没有用,芝麻大的事情,那些职业经理人还是要找他。

    没有办法!

    谁让他是公司的老板?谁让他是一个精力充沛的霸道总裁!

    他的每一句话都是金科玉律,比iso里面的程序文件来得管用!

    程序文件常常有定义不清晰的灰色区域,在实际工作中,总会生出一些扯皮的事情来,就如同法律一样,如果法律事事都定义清楚了,律师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。

    只有王十一的指令是清晰的,即便是模糊的,大家都会争着抢着去干,没有任何人提出争议,也就变得清晰了。

    舂城下着雪,但是深圳是温暖的。

    这个阳光灿烂的下午,二十多度的气温刚刚好,舒适得想睡一个懒觉。

    把手机一关,王十一驾驶着轿车,朝着石岩的方向开去。

    很久没有去过石岩了,听说地铁十三号线开工了,地铁经过应人石,经过他曾经奋斗过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一直想去看看,可是实在挤不出时间。

    今天,他终于有时间了!

    轿车穿过白芒关口,经过应人石的时候,让他感到惊讶的是原来的这一带农民房还岿然屹立着,十多年过去了,深圳很多地方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可是这一片还没有很大的变化,握手楼还是一副老的模样。

    地铁是楼盘的春药,但愿地铁会给这里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吧!

    不过要等到地铁十三号线建成,那也是三五年之后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他将轿车从松白路拐了进去,停在一片空地上。

    应人石村后面就是绵延的羊台山,群山巍峨高耸着,如同一道天然屏障,几年前,那座山就是一柄长刀,将深圳一分为二,成为了关内关外的界山。

    一条发源于羊台山的小溪,从村口静静地流过,无声地见证了无数异乡人的欢笑与悲苦。

    一阵风吹了过来,好像有熟悉的人在窗口说话,艾书?好像是艾书的叹息声,沉重的声音从某一个窗口飘落下来,又仿佛是从某一道巷口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抬起头来,看见冬阳如同小鸟一般停歇在出租屋的那些窗台上,并无人影。

    巷子里好像有人在走动,他隐隐约约看见了何雪忆,看见她刚才咖啡馆下班回来,行走在巷道深处。

    还有狡猾哥!

    从二零零七开始创业,他就没有来过这一片农民房了,时间一晃十年过去了,巷子里的一切好像没有变过。

    连从巷子里走过人,都是一样的年轻,出租屋前临时出租的广告,也都是红纸黑字贴在外面的墙上。

    他突然莫名其妙地想起了关于应人石的传说,想起了一对男女化为岩石,终身相守的爱情故事。

    那个故事,是何雪忆跟他讲的,他记得很清晰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跟何雪忆的爱情,会如同传说中的应人石传说一般美丽。

    但是事实上,美丽的东西,都只是一个传说而已!

    他正在恍惚之中的时候,前面突然出现了一辆彩车,高音喇叭播放着:“下午四点半,应人石广场,武桥杂技团精彩表演,欢迎前来免费观看!”

    繁华的深圳,不仅仅吸引了无数打工仔过来就业,也吸引了江湖艺人过来一展身手。

    从小,他就喜欢看江湖艺人的表演,那时候,没有wifi,也没有王者荣耀,甚至一台黑白电视都没有。

    闭塞的舂城的乡村,精神生活十分贫乏,每当有婚丧嫁娶之事,村里的人就会请外面的戏班子过来唱戏耍狮子,过过瘾,也炫耀一番。

    人一辈子不长,偶尔炫耀一下,给生活一点激情,是无可厚非的事情。

    看戏班子唱戏耍狮子,在欢闹声中度过,那是他整个童年时代最快乐的时光。

    如今发达了,这个喜好依旧没有改变。

    他就钻进了轿车,跟着那辆彩车到了应人石广场。

    彩车拐进广场的时候,他抬起了手腕,看了看瑞士手表,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二十分了。

    表演应该马上就要开始了吧!

    广场上已经聚集了不少看热闹的人,一看踩车开了过来,稀里哗啦地鼓起了掌来。

    王十一就从轿车了跳了下来,远远地站在人群的背后。

    这时候,从彩车里率先跳下来的是一个健硕的中年男子,他留着平头,一身黑装束,看得出是一个习武之人。

    接着下来的是一个中年妇女,花格子衣服,在冬日下格外生动。

    最后下来的是一对模样青涩的少男少女。

    看起来是一家人!

    一家人以一辆五菱宏光车为家,四处卖艺流浪讨要生活。

    把场子搭好后,彪悍的汉子跳到了场子的中央,双手一拱,朗声说道:“南来的北往的,去过法国的到过香港的,走过南的闯过北的,游过山的玩过水的,留过学的访过美的,大马路上亲过嘴的,大家下午好!”

    “今天给大家表演的节目绝对精彩刺激,变脸吐火,美女蹬缸,单掌劈砖,你们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绝活,马上开始上演!”中年男子的中气很足,声音很快又吸引来了一群人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免费观看的人互相拥挤着,把场子围得水泄不通,王十一个子高,他站在人群的后面,却把场子里的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第一个出场的是一个少年,着一身黑色的大袍子,翩翩然跟飞天蝙蝠一般,人们正在惊讶他奇异装扮的时候,只见他头猛地一甩,就变了面孔,红脸,青脸,白脸,他一边变脸,一边在场子里转动,冷不防,他嘴里喷出一口火焰。

    “啊!”人群里立刻爆发出一股浓浓的喝彩声。

    王十一看见人群中,一个姑娘胆怯地用手捂住了眼睛,突然触动了什么,想起了何雪忆,何雪忆也跟她一样,看见惊心动魄的事情,喜欢用手蒙住自己的眼睛,他觉得她太天真可爱,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窃窃地笑着,没有人关注到他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场子上。

    当那名姑娘把手掌大胆地移开的时候,只见那黑袍子少年一个鞠躬,从场子里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在密集的音乐声里,一个红衣少女登场了,她表演的节目是足蹬大缸。

    刚才下场的少年跟那名中年男子,抬着一口大缸走向了场子的中央。

    少女身子很轻,倒身在地,竟然将大缸蹬得飞转,正转、反转、侧转、竖转,双脚“翻滚”大缸,动作行云流水一般顺畅,引得围观的群众大声叫好。

    “美女六岁就开始学艺,十年功夫没有白练!武桥女儿真厉害,千斤大缸蹬得快,嫁个郎君不如意,一脚踢出大门外!”中年大汉的一顿解说,引得人群又是一阵哄笑。

    “那么小的年纪,玩这些危险的把戏,真不要命了!”王十一身边的一个老妇人自言自语说道。

    那老妇人一边说,一边从人群里挤了出来:“吓死人了!吓死人了!”

    那对少男少女的表演结束后,音响里突然蹦出来一首“感恩的心”的歌曲。

    “各位三老四少街坊四邻,刚才的表演看得过瘾吗?”中年汉子在场子的中央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过瘾!”人群里稀稀拉拉几个声音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深圳的朋友们!您们要是觉得我们耍的好,有钱的捧个钱场,没钱的捧个人场,无钱不帮,您给我站脚助威,别扭头一走,带出个空位来不要紧,您再带走几位观众那可就不积德了!”在汉子的声音里,刚才卖命表演的少男少女,手里各端一个黑盆,绕着场走向了人群。

    “要钱的!变着法子讨钱的。”一个老妇人一边从人群里挤了出来,一边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毕竟是老人,见识得多,早就看破了这卖艺人的伎俩。

    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,天下也没有免费的杂技表演。

    人群很快就散去了三分之一。

    “我们一家四口到处流浪,以为深圳是天堂,大家都很大方,没有想到,大家跟我一样,也是在深圳流浪的!”见没有几个人打赏,中年汉子竟然唏嘘感慨不已。

    人群又散去三分之一。

    深圳不是没有有钱人,也不缺那些打赏的看客,不过他们常常驾驶着豪车,出没于南山福田罗湖那些繁华的高楼大厦,出没在一些高雅的娱乐场所,他们出手打赏的钱财,足以令这些江湖艺人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可是这石岩的城中村,住的是什么人呢?

    你想一想,他们过得好,就不会背井离乡来打工了,你让一群背井离乡的人给你打赏,可能吗?

    那汉子已经在深圳关外的城中村里摆了好几场了,效果都跟今天一样,看热闹的多,出钱的少!

    他也想过去福田摆上一场,那边管得严,在寸土寸金的地方,找一个合适的地方谈何容易?

    他踩点的时候,发现应人石这地方人流很大,以为今晚会赚一个盆满钵满,会是一个美好的夜晚,结果跟前几日没有分别。

    众目睽睽之下,那汉子竟然双膝跪下,那姿势跟一座石塔轰然崩塌的姿势一样,这也成为应人石那个冬天里最为悲壮的场面。

    王十一走了过去,用手将他扶了起来,从口袋里掏出五百元钱:“老兄,你们表演得很好!”

    “王十一?”那个男子接过钱,抬起头来,惊讶地喊道。

    “二根!”王十一也认出他来了。

    十七年前,正当他走投无路的时候,是二根给他介绍了一份五金厂打磨的工作,在迈特五金厂,他成就了打磨大神的美名。

    可惜,他只在那里干了几个月就走了。

    第二次来深圳打工的时候,他曾经找过二根,那时候,二根带着新婚的老婆已经回老家了,从此再无音讯。

    没有想到,会在深圳再次遇见了!

    不过让王十一感到惊讶的是,二根竟然沦落到卖艺为生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