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_新笔趣阁_龙腾小说 > > 山野小神农 > 《山野小神农》正文 第二百五十二章 谣言渐起

《山野小神农》正文 第二百五十二章 谣言渐起

    二月四日,立春。

    天气一点点的回暖了。

    东泉村的人好多都忙碌起来,为了开春农作做准备。

    王皓这几天在家研制出可以让农作物耐寒的药物,以低廉的价格卖给村民,让他们能在今年早点种上农作物,情况好的话,一年之内会种上三到四回。

    至于催熟农作物的药水,王皓没敢说出来,不是他不想,而是怕村民们把他当妖怪。

    毕竟,他家的果树总是结果子,早已经引起了村民的注意,但他们以为是王皓懂得知识多,没有多加怀疑。

    这天,阳光明媚,晴空万里。

    天上一点云彩都没有,天空也是淡淡的蓝色,阳光照应在人的身上,暖烘烘的。

    东泉村的乡亲们都开始种农作物了,中午时分,田野里好多乡亲们聚在一起,吃着饭,聊着闲嗑。

    “你们听说了么?

    张龙的一条腿折了,好像是治不好了,过年前他一直在他哥哥那里,请了很多医生都说治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我多少也听到一些,真是该!这叫什么,这叫天理昭昭,报应不爽!他张龙能有这一天,都是他自己作的!”

    “嘘,你们小点声,不怕被人听到,到时候找上你们啊!”

    几个老娘么煞有其事的窃窃私语,眼神都很隐晦,外人只要看一眼,就明白她们肯定是讲究谁呢。

    梁伯,自从去年在王皓那里没有得到好处,家里过的愈发紧紧巴巴,本来闲暇时候他还能坐在外面,看着别人家小媳妇的大屁股,现在,只能自己撅着屁股埋头苦干了。

    放下锄头,梁伯擦擦满头的汗水,从怀中拿出一个干巴的大饼,咬一口,磨着牙。

    大饼是自家婆娘做的,邦邦硬,梁伯都怀疑会不会把他前面仅剩的两个大门牙硌掉。

    他可不想那样,老邓头的门牙没有了,明明比他岁数小,却看起来像是七老八十的人,难看的要死。

    “王皓,都是王皓,要不是你,我怎么能这么惨,你可不要怪我啊,谁叫你不帮我!”

    梁伯眼底划过一抹狠意,整理了一下稀疏的头发,缓步走到那群聊天的老娘么面前。

    “唠嗑呢,你们有带水的么?

    渴了,给我喝点吧。”

    梁伯知道跟这群闲的没屁豁楞嗓子的老娘么做出什么表情,她们会心软,随即露出一脸疲态,讨好的跟她们说道。

    果然,无论多大年龄的女人,当有男人小意讨好时,心情都会好很多,随即宋家婶子拿出水袋子,递给梁伯。

    “梁伯,喝吧,我这还有咸菜,你要不要吃点?”

    “诶?

    梁伯,梁大娘给你烙的大饼啊,要不你尝尝我蒸的馒头吧?”

    另一旁的黄家婶子好心的把自己蒸的馒头分给梁伯一个,梁伯连忙弯腰道谢,惊得黄家婶子慌忙躲避。

    “梁伯,您这是做什么,都乡里乡亲的,不用这样,您可是长辈啊。”

    黄家婶子说着,又分出一点菜递给梁伯。

    梁伯连忙摆手,“不不不,这可使不得,使不得啊,我有馒头和水就行,这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梁伯拿着馒头往嘴里塞,就着水,几口把馒头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看的几个老娘么目瞪口呆,同时心里也升起一丝丝怜悯。

    这都多大岁数了,还出来埋头苦干,连顿软口的馍馍都吃不上,当真可怜啊。

    女人们心里想着,越看梁伯越觉得可怜。

    梁伯见时机成熟,暗中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,眼眶一红,佯装背过身去擦眼泪。

    这一下还得了,女人们哪里见的过男人哭的,一个个都好奇的站起来,询问梁伯怎么了。

    “梁伯,您哭什么啊,这是咋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梁伯,有什么难事,跟我们说说,说出来,心里就痛快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我们就算帮不上忙,出出主意也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几个女人你一言,我一语,围着梁伯叽叽喳喳的说着。

    梁伯心里偷笑,面上却做出一副哀愁的模样,深深叹了口气,说道:“我就是心思,当初我到底为啥要得罪王皓,要不然,是不是就不会这么惨。”

    女人们一听事关王皓,表情都变得微妙起来。

    当初梁伯所作之事,她们也都听说了,的确不道德,如今这样,实则也怨不上王皓。

    梁伯见这群老娘么都不吱声了,心里咯噔一下,没想到这群人倒是谨慎的很,一听王皓,都不吭声了。

    “唉,其实啊,我也知道,我这是自作自受,我就心思找个时候去跟王皓道歉,可,可哪成想……”梁伯说到这里,就不敢说话了,仿佛想到了什么特别可怕的事情,导致光是想起来,整个人就下意识的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这一下,女人们可是好奇起来,看样子梁伯是打算去找王皓道歉了,可王皓做了什么,竟然吓得一个大老爷们都哆嗦了?

    梁伯的话,成功的引起这群女人的好奇,随即都聚拢在一起,听着梁伯说出那件事情……谣言渐起。

    不知从何时开始,东泉村谣言四起。

    说王皓其实是个死人,只不过被寡妇山的精怪附身,重新活了过来,实际上,他已经不是曾经那个王皓。

    还说王皓会吞云吐雾,晚上的时候会吸收日月精华,然后用法力把自家地种的农作物变成熟,所以才会一个个结的那么大,那么饱满多汁。

    更有甚者,说看到王皓半夜跑到后山,跟山中的野兽行苟且之事,那画面描绘的极为详细,就跟自己亲眼看到了似的。

    东泉村就那么大,有一个知道了,基本上全村也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哥,家里的药材不够了,我打算明天去市里药材市场看看,能不能进点货,不然凝脂膏要断货了。”

    王皓嘴里叼着苹果,倚靠在厨房门口,跟王大柱说着。

    王大柱切菜的动作停顿下来,擦擦手,抬头看向王皓,眼神复杂,带着看不懂的情绪。

    王皓一愣,从来没有在王大柱的眼神中看到过那么复杂的神色,他哥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“哥……”“阿皓,跟我进屋,我有事问你。”

    王大柱脱下围裙,向二楼卧室走去。

    王皓蹙眉,没多想,跟着上楼。

    刚进屋,房门一关,王大柱便直言道:“阿皓,你是精怪变得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