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_新笔趣阁_龙腾小说 > > 我在斗破当老祖 > 《我在斗破当老祖》正文 第210章 指责(第一更!)

《我在斗破当老祖》正文 第210章 指责(第一更!)

    ps:第一更,求订阅,求打赏,求月票,谢谢大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空旷的房间之中,老人的笑声显得有些癫狂。

    萧炎看着药老的模样,沉默了好一会儿。

    直到药老笑声都有一些嘶哑的时候,萧炎这才开口说道:“老师,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现在这一切,您难道说就一点责任都没有吗?”

    “如果您能够有自己的势力,我们今天还用得着这么狼狈吗?”

    药老没有想到萧炎居然是这么说,他先是愣了一下,然后这才说道:

    “是啊!都是我这个老骨头拖累了你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药老自嘲的笑了笑,“魂殿的人是怎么跟你说的?”

    萧炎看着老师的模样,然后这才说道:

    “现在我的境界跌落,还需要老师你大力帮助才可以。”

    药老听到这句话,瞬间就明白了萧炎想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他嘴角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,“你想要骨灵冷火?”

    萧炎对此也是点了点头,然后直接拱手抱拳,冲着药老鞠躬,“还请老师帮助我。”

    “您放心,只要是我能够有更高的发展,就绝对不会让您受到任何的委屈。”

    “不让我受到任何的委屈?”

    药老说出这句话,自己都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萧炎看着药老的样子心中一软,但很快就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开口说道:“修行之路,本就是逆天改命。”

    “在这条路上万物皆可杀,唯有自己才是真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老师你教给我的道理,所以希望老师你配合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万物皆可杀?”药老嘴角露出了一抹苦涩的笑容,然后有一些沧桑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是啊,当初你踏入杀道的时候,我并没有阻止你,现在看来还是我的错了。”

    对于这句话,萧炎非但是没有反对,反而是点了点头,然后眼神居然变得有一些狰狞。

    他死死地盯住药老,然后说道:“如果不是你汲取我的斗气,我岂会被别人上门退婚?”

    “按照我当时的修炼速度,即便是没有你,我也能够拥有现在的成就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不是上门被退婚,又岂会有什么三年之约?”

    “没有三年之约,不论是纳兰嫣然还是萧薰儿都会成为我的妻子。”

    药老听到萧炎的指责,并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而萧炎则仿佛是打开了话夹子一样,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:

    “我承认,您对我的帮助也非常的巨大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不得不说,韩枫师兄说的对,您太过一意孤行,也太过执拗了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做事一点计划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上一次青莲地心火的事情就已经可以看得出来,这一次陨落心炎同样也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韩枫师兄说的对,我们必须要建立一个自己的势力,这样不论做什么事情都可以完美的解决。”

    萧炎是越说越激动,身上的杀气也在不断地涌动,双眼也是赤红起来。

    很显然他是真的非常的激动。

    而和萧炎相反,药老则是脸色暗淡。

    尤其是萧炎每多说一句,他的脸色便会黯淡一分。

    不过从始至终他都没有反驳一句。

    甚至是连一个表情都没有。

    反而是萧炎这个时候,已经彻底的放开了。

    他把所有的事情都说了一遍之后,这才看着药老,然后说道:

    “老师这不能够怪我,要怪就怪你给了我希望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你给了我希望,现在的我也不会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这一切都是你的责任,而且您也应该把这个责任给肩负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把骨灵冷火交给我,我保证绝对不会埋没它,它会在我的手上重新绽放光芒。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话,萧炎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咬着牙说出来的。

    说完之后,他便是死死的盯住药老。

    药老的眼神十分的暗淡,就仿佛是被什么东西伤到了心,把他的心肝都给割去一样。

    人生当中最伤心的事情是什么?

    无外乎自己最信任,最亲近的人背后捅你刀子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要比任何的事情都让人伤心。

    药老现在就是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按理来说出现了这样的事情,尤其是萧炎的这种态度。

    药老根本不可能理会他。

    至于骨灵冷火也根本不会给萧炎。

    可是偏偏在萧炎说完这些话之后,药老眼神黯淡,但却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一缕森白色的火焰猛然出现。

    这缕火焰出现之后,圆柱之内的液体都开始沸腾了起来。

    萧炎的眼神当中闪过一抹忌惮,不过在忌惮当中还有一丝火热。

    只要有了这个火焰,自己所丢失的实力就能够彻底的补回来,甚至是可以更上一层楼。

    药老并不知道萧炎在想什么,只见他随意的挥了挥手,那缕森白色的火焰猛然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然后冲出圆柱,直接飘荡到萧炎的面前。

    看到突然出现在面前的骨灵冷火,萧炎的眼神当中突然充满了忌惮。

    那圆柱居然没有封死?

    也就是说药老随时都可以从那圆柱当中走出来。

    只可惜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药老并不愿意走出这圆柱当中。

    古人说画地为牢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。

    只要不愿意出去,哪里都可以是牢房。

    药老看着震惊的萧炎,终于第一次开口,这沙哑的嗓音甚至让萧炎都有一些辨认不出来:

    “你说的很对,一切都是我的错,这骨灵冷火就当是我对你的赔偿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之后,药老直接转过身去,根本没有在和萧炎说第二句话。

    萧炎看着药老的背影,眼神复杂,但却并没有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而是直接冲着药老鞠了一躬,随后取走了骨灵冷火,没有任何的犹豫。

    等到萧炎彻底离开之后,慕骨老人的身影忽然出现。

    他看着药老,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:“药尘,这么多年啦了,你挑徒弟的眼光就是这么的准。”

    药老听到这句话,抬头看了一眼慕骨老人,并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慕骨尊者十分不爽药老的眼神,但一想到他的遭遇,便又开心的笑了起来:

    “算你还是个男人,愿赌服输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千万别以为这就完事了,还有其他的东西等着你呢!”